人与动物的情感故事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那晚,我依旧如往常一样,搂着我的小狗,真想时间永远在此刻停住不动,让我能够记远嗅到它的气息。在狗抬头的那一瞬,我惊呆了:它那明亮的瞳孔中盈满了泪水。我的心里酸酸的,与狗有关的记忆也在此刻涌上心头。

  我把小狗抱回来时,树上的叶子正茂盛。那天午后,小狗不停在澡盆中蹦来跳去,还时不是探出它那脏兮兮的小脸,黄白相间的绒毛密密地,遮住了那水汪汪的眸子。全家都被这个小家伙吸引住了,而我,更是欢呼雀跃。

  从那以后,每当我们放学回来,小狗总是围着我们转来转去,还一边使劲地冲着我们摇尾巴。一次,小狗在院子里来回不停地跑,弟弟拿起一块石头往小狗身上砸去,刚好砸到小狗身上。小狗立刻翻脸了,像发了疯一样向小弟弟扑来,吓得小弟弟哇哇大哭。这一哭反倒把小狗吓坏了,它后退了几步,呆呆地站在那儿,傻傻地盯着小弟弟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那滑稽样儿把我们都逗得哈哈大笑,小弟弟也破涕而笑。越来越大的小狗每天兢兢业业地看家护院,和我们一起快乐玩耍。

  现在,狗就清晰地在我的视野里跳动,而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欣喜。狗温柔地躺在我怀中,任凭我用手抚它柔软的毛,抚摸着它的脸。我每在它身上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心就要痛一次。时间是个残酷的家伙,小狗渐渐变成了老狗。它不再像以前一样

  ,一见到我们就欢蹦乱跳,它变得懒于动弹,它老了,也丑了,不可逆转,那一身毛也不再发亮。它天天蜷伏在角落,享受着那一丁点阳光。一天,无意间听见奶奶对爷爷说:“不是我狠心,实在是那条狗再留着没有什么用处了。今天给它做点好吃的,明天就把它卖了吧,也许还能换几个钱。”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,可看着奶奶不容商量的样子。我什么也没说,我的心都被奶奶的话撕痛了。明天它就要离开我了,而我又该如何度过没有它的日子呢?我真的不知道,倘若它还像以前一样讨人喜爱,奶奶也许就会不忍心卖掉它了。

  狗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默默地垂下头,使劲地嗅着我冰冷的手。我搂着它,仿佛被人用绳子牵走了,被关到了笼子里,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美食。它空着肚子,看着自己累累的伤痕,在笼中哀哀地叫唤着,无论它离我多远,那哀鸣是会穿透黑夜砸痛我的心的。无可逃避地,我又看见了它那悲凉而绝望的眼神,我紧紧抱住了狗。

  惨淡的光芒。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绳子,一遍又一遍梳理着它那整齐的毛,颤抖地说:“你快跑,乖乖地,再也别回来……”狗默默地低着头享受着我的轻抚,直到它抬头时,我才看见了那张无奈的脸。我不忍心再看下去,猛地推了它一把,小狗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忽然,在我们经常逗玩的小院停了下来,转过身来,一颗琥珀色的晶体从眼角溢也来,一直滚落到地上。摔得好重好重,好像我的心摔落到地上的这种

  伤痛。这种痛排山倒海般袭来,淹没了我!我和它沉默着凝视着,很久。突然,小狗猛地一转头,影子颤巍巍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……

  一天,一个盲人带着他的导盲犬过街时,一辆大卡车失去控制,直冲过来,盲人当场被撞死。他的导盲犬为了守卫主人,也一起惨死在车轮底下。

  主人和狗一起到了天堂门前,一个天使拦住他俩,为难地说:“对不起,现在天堂只剩下一个名额,你们两个中必须有一个去地狱。”

  主人一听,连忙问:“我的狗又不知道什么是天堂,什么是地狱,能不能让我来决定谁去天堂呢?”

  天使鄙视地看了这个主人一眼,皱起了眉头,她想了想说:“很抱歉,先生。每一个灵魂都是平等的,你们要通过比赛决定谁上天堂。”

  天使说:“这个比赛很简单,就是赛跑。从这里跑到天堂的大门,谁先到达目的地,谁就可以上天堂。不过,你也别担心,因为你已经死了,所以不再是瞎子,而且灵魂的速度跟肉体无关,越单纯善良的人速度越快。”主人想了想,同意了。

  天使让主人和狗准备好,就宣布赛跑开始。她满心以为主人为了进天堂,会拼命往前奔。谁知道主人一点也不忙,慢吞吞地往前走着。更令天使吃惊的是,那条导盲犬也没有奔跑,它配合着主人的步调在旁边慢慢跟着,一步都不肯离开主人。

  天使恍然大悟:原来,多年来这条导盲犬已经养成了习惯,永远跟着主人行动,在主人的前方守护着他。可恶的主人,正是利用了这一点,才胸有成竹,稳操胜券,他只要在天堂门口叫他的狗停下,就能轻轻松松赢得比赛。

  天使看着这条忠心耿耿的狗,心里很难过,她大声对狗说:“你已经为主人献出了生命,现在,你这个主人不再是瞎子,你也不用领着他走路了,你快跑进天堂吧!”

  可是,无论是主人还是他的狗,都像是没有听到天使的话一样,仍然慢吞吞地走,好像在街上散步似的。

  果然,离终点还有几步的时候,主人发出一声口令,狗听话地坐下了,天使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主人。

  这时,主人笑了,他扭过头对天使说:“我终于把我的狗送到天堂了,我最担心的就是它根本不想上天堂,只想跟我在一起。所以我才想帮它决定,请你照顾好它。”天使愣住了。

  主人留恋地看着自己的狗,又说:“能够用比赛的方式决定真是太好了,只要我再让它往前走几步,它就可以上天堂了。不过它陪伴了我那么多年,这是我第一次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着它,所以我忍不住想要慢慢地走,多看它一会儿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希望永远看着它走下去。不过天堂到了,那才是它该去的地方,请你照顾好它。”

  说完这些话,主人向狗发出了前进的命令,就在狗到达终点的一刹那,主人像一片羽毛似的落向了地狱的方向。他的狗见了,急忙掉转头,追着主人狂奔。满心懊悔的天使张开翅膀追过去,想要抓住导盲犬,不过那是世界上最纯洁善良的灵魂,速度远比天堂所有的天使都快。 所以导盲犬又跟主人在一起了,即使是在地狱,导盲犬也永远守护着它的主人。

  天使久久地站在那里,喃喃说道:“我一开始就错了,这两个灵魂是一体的,他们不能分开……”

  展开全部漫画《两只小猪》画了两只分别叫做纹和哲的小猪,它们从小青梅竹马,非常相爱。哲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纹,纹在哲的悉心照顾下快乐地成长。 可是,一个夜晚,主人残忍地决定一个月后把胖的那只送屠宰场。 看着纹熟睡的脸,哲一夜未眠,他明白,照此下去,纹肯定难逃一劫,哲决定选择牺牲。 生平第一次,哲骂了纹,这让哲的心理痛苦极了,但是不管纹怎么努力,哲都不再理她。 此后,哲开始暴饮暴食,再不理纹,伤心的纹日渐消瘦,哲却日益臃肿。 死亡临近的那一夜,哲在它俩的真爱墙上写下了它爱的誓言:“如果语言无法表达,我愿用生命来证明。”

  生活中有句不算陌生的话:没有感情的媾和,和动物无异。人不关心动物的婚姻和爱情,动物之间没有情感成了一个让人懒得去质疑的公论。

  看动物世界经常有某类动物的雄性之间为争夺交配权激烈决逐,胜者拥有了和所有雌性交配的权利,败者无数伤痕累累,却也贼心不死屡屡想东山再起。

  动物之间一夫一妻的情形好象也很不少,比如企鹅。到了交配的季节,雄企鹅分别在沙滩上占据有利地盘。然后雌性企鹅大摇大摆地来到岸上,悠闲地转来转去,精心挑选自己喜欢的伴侣。产卵后的母企鹅就径自逍遥享福去了,雄企鹅在冰天雪地里开始孵化儿女。蛋就搁在它的爪子上,在它的身体严密的保暖和保护中。这个过程时间很长,它要一直不吃不喝,身体消耗很大。待到母企鹅来换班的时候,它已经瘦得没人样了(没企鹅样了)。这里面的爱情、亲情和责任,绝不比人类的情感差。尤其那雄企鹅的行为,简直值得所有的男人学习。

  动物也有家庭概念,这是狼的故事。它们一家生活在很冷的很困难的觅食的环境中,三只小狼嗷嗷待哺,公狼饿着肚子奔进茫茫大山。猎物是两只野兔,饥饿的公狼没有私吞,远路迢迢地把食物带回了家。其中一只交出来讨好母狼,另一只却怎么也不舍得放下。母狼并不领情,另一只也一并要夺来。母狼最终没费很大劲就把野兔缴获了,公狼知道母狼是都要拿来喂小狼的。

  中央台一个电视节目,展示了动物的感情。我们对动物的情感,尤其是爱情,确实存在着很大的误解。它们之间在配偶的选择,在“夫妻”的共处上,和人类有着惊人的相似。

  在一个访谈节目中,有一对夫妻是专门喂养国宝级动物的。女的讲了她养的两只长臂猿的故事。

  母的叫晶晶,公的叫小黑。晶晶显然喜欢小黑,常常讨好它。食物端进来之后,它一直等到小黑吃完了,挑他剩下的吃。她常常跟在小黑的屁股后,小黑却很拽,根本不正眼看她。她凑近他的时候,他甚至拿爪子挠她打她。而她却痴心不改,终于有一天,管理员发现,在小黑出入必经的地方,晶晶找了个最窄的地方挡住了他的去路。她搔首弄姿并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,“勾引”小黑。这之后的情形发生了变化,她总算赢得了小黑的目光,尽管小黑还是很拽,但此后不久晶晶怀孕了。

  在她怀孕四个月后,先前用餐的情形发生了变化,小黑开始懂得疼晶晶了。好吃的端上来之后,他总是让她先吃,而他就一副大丈夫的姿态,耐心地等在那里,看它吃完再吃。晶晶一直对理光头的男人有些敏感,看到光头游客她就有点暴力倾向,不顾一切冲向铁丝网。而怀孕之后这情形没有改变,她一有这样的举动,小黑就紧跟着冲过去,赶快用手托住她的肚子。她实在莽撞得很,估计私下里他也劝过她多次吧。为了妻儿,这个做丈夫的付出的也真不少啊。

  “人不是动物,怎么知道动物没有情感?”这是老古某篇文章中的一句话,现在看来也发人深醒。

  人是感情的动物,可是,我要说动物本身就是有感情的,甚至不逊色于人类,这是真的。自古道,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。

  过去有个农夫,常在地里下夹子。一天,农夫在收夹子时发现夹到一只黄鼠狼,当他拿起一看却只是一张皮,黄鼠狼脱下这身“皮装”逃掉了。农夫估计这没了皮的黄鼠狼,一身血淋淋的,肯定死在附近什么地方,捡来还可以吃。沿着血迹寻去,在一个山麓的洞口,血迹消失了,农夫朝洞里一看,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:洞内四只才诞生不久的小黄鼠狼,正趴在没了皮的黄鼠狼的腹下吮奶。从此,这位老农再也不下夹子捕兽了。

  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在日本,日式住宅的墙壁通常是中间架了木板后,两边批上泥土,墙壁里面是空的。一天,一个日本人准备拆墙壁给自己的居室作一次装修,意外发现一只壁虎被钉在墙壁内的木板上,一根从外面钉进来的钉子恰巧钉住了那只壁虎的尾部。那人见状,既觉可怜又感好奇,仔细看看那根钉子,天啊!那根经年发黄的钉子竟是他几年前盖房子的时候钉的。这就是说那只壁虎被钉住了几年!在黑暗中的墙壁里一动不动的活了几年,真是奇迹。那么这只壁虎靠什么撑过这几年的?很快终于打开了这个谜底:他又看到不知从哪里又钻出来一只更大的壁虎,嘴里含着食物喂给钉住的壁虎!为了被钉住尾巴的壁虎,另一只壁虎数年如一日的衔食喂哺!

  我家的黑猫捕鼠了得,但会剩我们不在的时候偷偷用头顶开桌上盖好的塑料扑罩偷熟鱼。前些日子黑猫肚子明显圆股起来,看样子是要临产了。那天妻子刚从菜场买回两条大鲫鱼放在水桶里养着,没想才走开一会儿就让黑猫叼去一条,妻子拿起扫把就追赶,黑帽前无逃路,往楼梯向上夺命而奔,最后硬是抢走了那条鱼。过了几天我总听黑猫整日叫个不停,凄凉而悲惨。原来黑猫已产下几只小猫,但全死了。我这才想到妻子的追鱼,快要生崽的猫,肚子撑得圆,走路都沉重,哪经得那么惊逃?此后,我时不时会听到黑猫的惨叫,那声音撕心裂肺,经久不息,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心……

  在精神上人是动物之最,智商最高,情商最浓,较之狗、企鹅、狼、猩猩、黄鼠狼、壁虎、猫人类都不知要强几百上千倍,如今世风日下,我们人类和它们这种催人泪下的感情相比,实在不得不深思,甚至惭愧与汗颜。

  佛教里讲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,万物皆有佛性。提倡不杀生,这是对生命的爱护,也是对一命的尊重。千百年来碗里羹,冤深似海恨难平;欲知世上刀兵劫,且听夜半屠门声。

  不管您信不信佛教,仅从感情的角度,从道德的角度,您觉得为了饱一下口福,罔顾他人的感情,害得他人骨肉分离,您忍心吗?我相信谁都有善良美好的愿望,谁都不愿意做那些残忍的事。

  一天晚上,一个名叫谢尔盖˙库利科夫的18岁青年,喝得烂醉在街道上横冲直撞,行人纷纷避而远之,一位老人实在看不下去,走上前指责他,库利科夫一怒之下冲着老人破口大骂,还挥起拳头狂揍老人,并掏出1颗手榴弹抛向人群,瞬间人们瞪大眼睛呆住了,一场惨剧即将上演。

  那晚,我依旧如往常一样,搂着我的小狗,真想时间永远在此刻停住不动,让我能够记远嗅到它的气息。在狗抬头的那一瞬,我惊呆了:它那明亮的瞳孔中盈满了泪水。我的心里酸酸的,与狗有关的记忆也在此刻涌上心头。

  我把小狗抱回来时,树上的叶子正茂盛。那天午后,小狗不停在澡盆中蹦来跳去,还时不是探出它那脏兮兮的小脸,黄白相间的绒毛密密地,遮住了那水汪汪的眸子。全家都被这个小家伙吸引住了,而我,更是欢呼雀跃。

  从那以后,每当我们放学回来,小狗总是围着我们转来转去,还一边使劲地冲着我们摇尾巴。一次,小狗在院子里来回不停地跑,弟弟拿起一块石头往小狗身上砸去,刚好砸到小狗身上。小狗立刻翻脸了,像发了疯一样向小弟弟扑来,吓得小弟弟哇哇大哭。这一哭反倒把小狗吓坏了,它后退了几步,呆呆地站在那儿,傻傻地盯着小弟弟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那滑稽样儿把我们都逗得哈哈大笑,小弟弟也破涕而笑。越来越大的小狗每天兢兢业业地看家护院,和我们一起快乐玩耍。

  现在,狗就清晰地在我的视野里跳动,而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欣喜。狗温柔地躺在我怀中,任凭我用手抚它柔软的毛,抚摸着它的脸。我每在它身上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心就要痛一次。时间是个残酷的家伙,小狗渐渐变成了老狗。它不再像以前一样

  ,一见到我们就欢蹦乱跳,它变得懒于动弹,它老了,也丑了,不可逆转,那一身毛也不再发亮。它天天蜷伏在角落,享受着那一丁点阳光。一天,无意间听见奶奶对爷爷说:“不是我狠心,实在是那条狗再留着没有什么用处了。今天给它做点好吃的,明天就把它卖了吧,也许还能换几个钱。”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,可看着奶奶不容商量的样子。我什么也没说,我的心都被奶奶的话撕痛了。明天它就要离开我了,而我又该如何度过没有它的日子呢?我真的不知道,倘若它还像以前一样讨人喜爱,奶奶也许就会不忍心卖掉它了。

  狗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默默地垂下头,使劲地嗅着我冰冷的手。我搂着它,仿佛被人用绳子牵走了,被关到了笼子里,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美食。它空着肚子,看着自己累累的伤痕,在笼中哀哀地叫唤着,无论它离我多远,那哀鸣是会穿透黑夜砸痛我的心的。无可逃避地,我又看见了它那悲凉而绝望的眼神,我紧紧抱住了狗。

  惨淡的光芒。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绳子,一遍又一遍梳理着它那整齐的毛,颤抖地说:“你快跑,乖乖地,再也别回来……”狗默默地低着头享受着我的轻抚,直到它抬头时,我才看见了那张无奈的脸。我不忍心再看下去,猛地推了它一把,小狗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忽然,在我们经常逗玩的小院停了下来,转过身来,一颗琥珀色的晶体从眼角溢也来,一直滚落到地上。摔得好重好重,好像我的心摔落到地上的这种

  伤痛。这种痛排山倒海般袭来,淹没了我!我和它沉默着凝视着,很久。突然,小狗猛地一转头,影子颤巍巍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……